广体首页 | 旧版网站

正反案例

反腐前线的铁娘子:“要办就办成铁案”

发布人:管理员发布时间:2014年09月22日阅读次数:289

——记广东阳江市纪委常委黄丽丽

   “其实我没有什么特别的成绩,只是按照纪检干部的纪律原则做事情,特别的不好意思……”初见黄丽丽,她顶着一头干练短发,粉色polo衫配着休闲裤子,言语谦逊而随和,举手投足间所透露的真诚却让人深信不疑。

    作为阳江市纪委常委,黄丽丽长期投身于一线办案工作,多次被中央纪委通报表彰,去年以来两次被广东省纪委评为办案工作先进个人。随着采访的逐渐深入,黄丽丽反腐铁娘子的形象愈渐清晰起来:面对言语恐吓,她一笑置之;面对金钱诱惑,她断然拒贿;面对办案对象,她睿智交锋……

    “我只是按照纪检干部的纪律原则做事情。”采访始终,黄丽丽不断重复着这句话。

 

“铁娘子”敢啃“硬骨头”

    “黄丽丽,你放聪明点,我知道你住哪里,查案不要太死板,否则绝不放过你和家人。你好自为之!”凌晨三点的一通匿名恐吓电话,让黄丽丽再难入眠,当时她正在着手查办阳春市一宗非法采矿案。

    更没预料到的是,就在收到恐吓电话的第二天,各路假记者找上了黄丽丽,要求对此案进行采访,有人甚至利用各种非法手段,得到了所谓政法界“泰斗”、“专家”的联名呼吁,要求停止办案。

    是时,5000多份假冒的《云南法制报》流入阳春市各级领导干部和基层群众手中,“报纸”内容歪曲事实,造谣诋毁办案人员。而爆炸性的消息带来了极坏的舆论影响力,几乎所有大型门户网站均对此进行转载,攻击包括黄丽丽在内的办案人员。

    “有人跟我说,对方可以出50万,让我退出这个案件。很可笑,我怎么可能退出!邪不胜正,这种事情我不怕。”再谈起这些往事,黄丽丽只淡然一笑。最终,在上级部门的大力支持下,顶住种种压力的黄丽丽终于顺利突破了此案,该案被中央纪委评为工程建设领域优质案件。

    2013年初,阳江市江城区一宗非法买卖土地案交由黄丽丽主办,这是一件背景复杂的案件,被称作阳江“104”专案。该案涉及范围广,几名涉黑的商人牵涉其中。

    “案子‘水很深’,能否简单处理一下?”在案情分析会上,有人畏难。黄丽丽拍案而起:“既然要查,就要查个水落石出,要办就办成铁案!”

    随着案情抽丝剥茧,涉案当事人曾经工作过的岗列街道等单位的个别领导、牵涉商人纷纷落网归案。一时间,指责声、怨恨声、谩骂声不绝于耳,恐吓电话、转弯抹角的说情再度接踵而至。不理会流言蜚语,仅用两个月的时间,案件就水落石出,一批相关干部受到法律制裁和党纪政纪处分。

    黄丽丽告诉记者,对于纪检干部来说,受到恐吓其实是件稀松平常之事。她拿出手机,随手翻出一列短信会话,竟赫然全是恐吓话语,言辞激烈、用语粗俗。

   “不会担心吗?”

   “说完全不担心是假的。也提醒家人要注意安全。我也不能因为办案连累到家人。”黄丽丽平静地说。

 

“一听到‘茶叶’,我就知道有问题”

    “去年在办理‘104’专案的时候,办案对象的关系人突然闯来我的办公室,手里拎着一盒茶叶。我当下就觉得不对!”

    凭借多年的一线办案经验,黄丽丽对于“茶叶”这类礼品非常敏感。“它是包装在盒子或者袋子里的,你怎么知道这里面有没有别的东西?所以一听到‘茶叶’,我就知道有问题,必须让他拿走。”

    就在黄丽丽严词拒绝,让此人拿着茶叶走人之时,这人迅速从袋子里取出一个大信封,像甩飞盘一样甩进了她的办公桌案台下面,转身就要跑。“你不拿走我就报警了!”黄丽丽厉声呵斥道。最终,此人还是乖乖就范,拿着信封灰溜溜地走了。

    在纪委办案环节,办案对象的的违纪违法行为查处认定有个过程,这使得纪检干部往往成为腐败人员的重要“公关对象”。

    “你放过我,放过我!只要我不坐牢,150万给你!”在阳西县“两归”办案点,阳西县织篢镇原书记陈某趁黄丽丽同事去洗手间之时,突然给黄丽丽下跪,在她面前哭求。

   “当时还是有点震惊,怎么就下跪了,许多证据还没认定。”黄丽丽回想道。陈某最终还是被移交检察院,因犯受贿罪,被依法判处无期徒刑。

    黄丽丽身边同事告诉记者,在办案过程中,黄丽丽从不接受与案件有关的单位或个人的宴请,到了办案工作点,就在饭堂吃饭。而在走访调查取证了解案情时,黄丽丽一直自带包子、馒头、矿泉水,不去麻烦群众。

    “只要遇到为案件说情的、行贿的,她都严词拒绝,然后就和同事通气,提醒大家注意。”阳江市纪委第四纪检监察室主任林进勰告诉记者。仅仅2013年以来,黄丽丽就先后拒贿4次。

 

谈话炼成“真功夫”

    谈话,是办案工作的关键一环,谈得好不好,直接关乎办案成败。情法相济,谈话攻心,这是黄丽丽出奇制胜的法宝。黄丽丽有个习惯,办完一个案件就要写一篇心得体会,归纳经验,总结教训。“100个案件有100种情节,但其中必有共通之处,可以相互借鉴,甚至可以把其中一些例子讲给办案对象听。”

    与此同时,她乐于学习经济、法律、心理学、社会学等相关专业知识,并对数字非常敏感。在一次办案过程中,相关人员几次核查涉案单位账目,都没有发现问题,黄丽丽拿到账目,翻阅了几次都没有发现破绽,但仍反复核查,终于在厚厚的发票中发现一张发票的开票时间居然是第二年的。至此,该单位财会人员不得不道出实情:这些账目时后来重做的。

    年届54岁的黄丽丽,热爱纪检监察事业,她常常为了办案不眠不休,常常是吃了晚饭转两圈又回到办案点研究案情了。阳江市纪委第三纪检监察室主任梁哲毓告诉记者:“在办案点,她是从未早休息过,她总是让我们先休息,自己却仍在那里研究案情。我们都说她真的是铁娘子!”。(记者:李楠 王隽)

 

古代勤廉人物故事:

包公还砚

    宋仁宗康定元年,42岁的包拯(人称包公)到端州(今广东肇庆)任知州,成为端州最高行政长官。他到任不久,便听说历任地方长官借进贡端砚为名,盘剥百姓。有一日约了当地开明绅士徐乐天,一起前往砚工最集中的黄岗村了解砚工的生活情况。只见老艺人边雕刻边叹气,埋怨官府要砚多而付钱少。有的年轻艺人还大骂官府不管砚工死活。包公一一记在心里。

    回到衙门,包公立即派包兴去找经办贡砚的书吏张考文。张考文做了10年书吏,专用端砚孝敬上司,博取主子的欢心。他以为包公同前任一样货色,便奉上优质砚台,并讨好他说:“今年上边要的贡砚我已准备好了,大人交往需用的,将陆续送上。”包公一听,心里全明白了。本来上面规定,端州每年只送十块贡砚(据宋元丰王存著《九域志》称,“端州岁贡砚十”),而地方官吏层层加码,扩大贡砚数目。这沉重的压榨剥削,害苦了砚工,中饱了私囊。他把张考文送的端砚“砰”一声摔在地上,张考文顿时出了一身冷汗,才知道包青天果然铁面无私。包公让他把历年经办贡砚的情况交代清楚。他不敢隐瞒,把当地贪官、劣绅借进贡端砚为名贪污勒索、加重砚工负担的实情一一招认。

    针对这种弊病,包公专门出告示,儆戒官员、士绅。经此一事,“包青天”的威名在四里八乡传播开来。

据传,包公离任时,端城男女老幼来码头送行。官船在一片赞扬声中解缆沿西江而下,不久就到了羚羊峡。

本来风和日丽,天色晴朗。但船过羚羊峡却风云突变,乌云翻滚,浊浪排空。包公感到事有蹊跷,莫非手下人背着自己私受贿赂,藏于船上?他命家人包兴把随行人员叫来查问。大家同声答道:“大人历来不收地方财物,我们岂敢私藏?”包公追问再三未果。就在包公百思不得其解之时,随从书僮忽然跪下:“大人,有一事我忘了禀告,我们离开端州之前,绅士徐乐天特地送给大人端砚一个,因小的认为是小事,没有启禀,现放在船上。”包公当即命书僮从速将砚取出。端砚砚身雕龙刻凤,鸲鹆眼碧绿晶莹,果然是方好砚。但包公拿到手,随手抛到江里。说也奇怪,砚一落江,顿时风平浪静,云开日出。船开行不久,就在端砚下沉的地方隆起一片沙洲。包裹端砚的黄布,顺流而下,一片黄光,后来也成为沙滩。据说现在广利镇的“砚洲”和沙浦镇的“黄布沙”就是这样形成。

    于是,民间就流传“万民景仰颂青天,一砚不持留圣迹”的故事。包公“不持一砚归”之说,在《宋史·包拯传》中确有记载。

 

连平颜氏与“三十六字官箴”

    “吏不畏吾严而畏吾廉,民不服吾能而服吾公。公则民不敢慢,廉则吏不敢欺。公生明,廉生威。”这就是众人耳熟能详的“三十六字官箴”。“官箴”最初是何人所撰已无从考证,而将其传承、践行并发扬光大的,则首推河源连平的颜氏三代。

    清代乾隆十八年(1753年),连平颜氏第五代颜希深任泰安知府时,偶然的机会在衙内的残壁中,发现明孝宗弘治十四年(1501年)泰安知州顾景祥所刻的《官箴》碑文,感受颇深,遂重刻此碑,并附以跋文,立于官署内西厢房,当作座右铭。嘉庆十九年(1814年)农历七月,颜检调任山东盐运使,泰安知府汪汝弼素知府衙内官箴石刻与颜检之父颜希深的渊源,遂寄给他数十本府内石刻拓本。颜检收到后,再三拜读,视若家珍,予以收藏,并于嘉庆二十年(1815年)仲秋,他依照其父颜希深泰安石刻拓本重新刻石并跋其后,镶嵌在杭州治所大厅的墙壁上。就在颜检收受官箴石刻拓本的同一年(1814年),其子颜伯焘考中进士,借新进士巡游之机,顺便到浙江探亲,颜检授之以官箴拓本。道光四年(1824年),时任延榆绥道道台的颜伯焘,把其父颜检所赠之官箴拓本并自己写的一篇跋文,寄与长安知府张爱涛,请其刻石立碑,以广其传。同年农历十月,张爱涛作跋立碑,这就是现在西安碑林博物馆收藏的官箴石碑。

连平颜氏世代以“三十六字官箴”为指针,廉洁从政,得到了朝廷的信任,创造了“一门三世四督抚,五部十省八花翎”的官场奇迹。“一门三世四督抚”是指颜氏三代当中,出了四个官至巡抚、总督的封疆大吏,分别是:第一代的颜希深,依次做过湖南、贵州、云南巡抚;第二代颜希深之子颜检,做过河南巡抚、直隶总督、浙江巡抚抚、漕运总督;第三代颜希深之孙颜伯焘,做过陕西、云南巡抚、闽浙总督;以及颜希深的另一个孙子颜以燠,做过东河总督。《清史稿》赞誉颜希深“法尚清平,政绩辉煌”,称颂颜检“明于吏事,治尚安静”,表彰颜伯焘“娴习吏治,所至有声”。

   在“三年清知府,十万雪花银”,贪污成风、蠹虫成群的社会,连平颜氏恪守“三十六字官箴”,做到“清白存心,精勤任事,勉为良吏,力挽颓风”,得到朝廷的信任、僚属的敬畏和人民的称颂,成为中国历史上廉洁从政的典范,名垂青史。